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救人
    --------《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军中无细汉全是糙男儿,见温如玉醉倒在地反倒大笑不已,张孝武让人将温如玉送回去醒酒,又与其他人喝起酒来。他酒量虽然没有李春城一般千杯不醉,可是仗着身体强悍硬是撑到了最后。

    一通酒肉未必能接结交朋友,但能在一个槽子里吃食畅饮,至少证明张孝武能够将团队捏合起来,让大家彼此之间少一些隔阂,也让死士营将佐们更加团结。

    木城顾家商栈,大小姐正在一勺一勺又一勺地给施郡主喂着汤药,嗔怪道:“看你这凌厉的性子,今儿是尝到了苦头了吧?”

    施仲秋不服说:“得了寒症和性子有什么关系。”她见二小姐顾若兮在一旁眼神飘荡,便又忍不住咳嗽着打趣:“你这是想去疫庄,还是想去看疫庄里的人?”

    “病了都闲不下你的嘴。”顾若兮嗔道。

    施仲秋用青葱玉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你这小妮子年纪虽小,但心思可不小,还没等到嫁人的年纪呢,就想着别人了?”

    “谁要嫁人了?”顾若兮被说的红了脸,扭头便走,转眼间换了一套男装带着小丫鬟翠娥偷着跑上街去。前次被抢了马,这次她觉得多带一个人才安全,甚至随身带了佩剑玉凤剑,这是一柄翡翠银玉的宝剑,在龙都内城,百姓对这柄玉凤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四大皇商,皇亲国戚,圣汉第一军师顾雍的二小姐,然而她却忘了,这里是漠北,木城。

    顾二小姐算得上是胆大包天了,毕竟她们在龙都时受尽宠让,再加上龙都府府尹金文与顾雍乃是模拟之交,龙都府内的衙役、银衣卫对她保护有加,这导致了顾二小姐误以为自己本事了得,两个豆蔻年华的小女孩自以为换了男装别人便看不出来了,哪想到一出门便被人认出来。这木城地处草原,街上别说行走的男人,便是女人都是一副糙面孔,哪会生得如此细皮嫩肉,顿时人们纷纷侧目。

    顾二小姐浑然不觉,和丫鬟说起了一路上的见闻,那丫鬟也是个傻大胆,直说木城远不如龙都,处处不如,甚至不如两狼关。这木城内人员复杂,有军士,有牧民,有商客,有镖师,还有北鞑塔骑兵,有从南面逃回来的汉人,还有卖儿卖女的乞丐。上次她没来得及逛一逛木城,便遇到夺马的事儿,这次决定好好看看这个城市。

    顾若兮看着很多人面色蜡黄,衣不果腹,不由得心生可怜,又见一个鞑塔女人跪在地上卖女儿,便不由得走上前去施舍了一两银子。周遭的人顿时双眼冒光,那女人磕头感谢,将小女孩退给二小姐。

    顾若兮忙推辞说自己不要买小孩,自己只是可怜她,但鞑塔女人哪里肯听,她早就认出面前这位小姐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自己的孩子若是成了她的丫鬟,肯定不会饿死,更加在地上磕头恳请。顾若兮的小丫鬟也叫道:“我家小……小少爷已经说了,你怎么这么不明?早知道不给你银子了。”

    周遭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顿时有人心生歹意,向前拥挤过去。顾若兮被人一撞,不由得倒在地上,头上的头巾散落下来,一个仿若仙子的少女刹那间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目瞪口呆地看了许久,才有人痴痴地赞叹说:“谁家的姑娘,如此美艳,不知将来便宜哪个汉子哟。”

    丫鬟忙拉着顾若兮的衣襟,左右看到不怀好意的一张张面孔,焦急道:“少爷,我们走吧。”

    顾若兮也被人推了一下,气得够呛,正要转身走回,却忽然发现自己的钱袋子不见了,大惊失色道:“翠娥,我的钱袋子没了。”

    丫鬟翠娥惊诧道:“钱袋子被偷了?”

    “是的。”

    “定是刚才有人推了你一下,故意偷走的,着实可恶。”

    顾若兮倒不是心疼钱,只是原本好好的心情被人给搅合了着实生气,便转身带着翠娥要走。突然一只大手将她们拦住,一个脸上长了一颗硕大黑痣,黑痣上海长了一绺黑毛的汉子将她们拦了下来,冷哼道:“奶奶个熊的,俺们翠烟楼刚买的两个雏娘,趁着没人看的时候便跑了出来,真是没了天理。”与此同时,顾若兮和丫鬟翠娥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黑大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挥手驱赶道:“散了,都散了,我们翠烟楼的红倌儿乱闯,影响了大家。但若是大家觉得好,可以来我们翠烟楼,只要有银子,任你怎么玩耍。”他的四个手下扛起顾若兮和丫鬟翠娥便跟在他身后,谁不知道翠烟楼的大名,那可是在两狼关呵呵都有名的青楼。

    黑大汉心中得意,甭管这女子是谁的,他们带走了就是他们的,作为翠烟楼的打手,他们来木城便是寻找那些长相玲珑的幼女,将她们抢走或掳走或买走,好好培养一番,将来都是翠烟楼的财产。他本看中了这鞑塔女人的小女儿,但没想到突然见到了一个比小女孩漂亮千百倍的顾若兮。这鞑塔女人原本应该是某个部落头领的女人,小女孩也不是寻常那些牧民孩子一般脏兮兮,可比起顾若兮,那便是繁星与皓月相比了。

    黑大汉洋洋得意正走着,只看到前面走来两骑,为首的年轻武将肩头系着红巾,双目如鹰隼一般锐利。那黑大汉浑身一冷,立即退到一旁,他的手下见了也忙退到一旁。可惜他们的退让却反而让那年轻武将更加注意,策马过来,居高临下睥睨道:“你是何人?”

    黑大汉住在两狼关多年,看到这将军的一身甲胄便判断出对方最少是一员都尉,内心不敢怠慢,忙道:“回大人,小人乃两狼关翠烟楼管事娄三,可否行个方便?日后若是来翠烟楼,娄三必有重谢。”

    武将淡然道:“我不认识你,你们带着的人,是谁?”

    娄三忙道:“是我们新买的红倌儿,刚刚逃到木城,小的受我们家主子——您知道两狼关慕容氏吗?”

    “不知道。”

    娄三被噎了一口,苦笑:“看来您真是初来乍到,连两狼关慕容氏都不知道,要知道狼卫最早便是慕容氏的狼卫……”

    那武将没等娄三说完,忽然抽出鞭子一鞭子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居然直接将娄三抽倒在地。娄三躺在地上,从左肩到右臂一条血痕露出殷殷鲜血,疼得说不出话来,眼中含恨地望着对方,咬牙道:“你和我有仇?还是和慕容氏有恨?”

    那武将摸着下巴,淡淡地说:“小贼!我平生第一最恨人欺男霸女,第二恨人骗我,你两样都占了,你说你该死不改死?”那武将说这话拔出佩刀,对着黑大汉娄三便砍去。

    娄三忙向后滚去,堪堪躲开了这把刀,他靠在墙角捂着伤口怒道:“你……你居然敢当街杀人?你是何人?如此目无王法?”

    那武将咦地叫了一声,惊讶道:“你居然躲开了?”

    娄三在两狼关的最大青楼做打手头领,自然有几分本事,只是断然没想到对方会杀人,他怒道:“家主慕容……”

    那武将一拉马缰,白马抬起前蹄向娄三踩去,娄三后撤一步拔出佩剑,怒吼道:“你别逼我杀人。”

    那武将冷笑一声,忽然下了马,抡起佩刀刺向娄三。娄三向左闪身一跃,让开了武将的刀光,却不想那武将指东打西,根本不是杀他。只见刀如流星白光一闪,那两个抬着顾若兮的喽啰反应不及,脑袋被喷涌的鲜血顶起来一丈高,好一会儿才掉在地上,而扛着顾若兮的尸身却立在地上,形成了诡异一幕。

    周遭看热闹的众人顿时被吓得傻眼了,不由得失声尖叫起来,这武将敢杀人,真敢杀人啊。边塞的百姓不是没看过杀人的,可杀了人后带着微笑望着对方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是什么样的残忍和什么样的经历,让他对杀人如此淡然,对生命不屑一顾?

    那武将微笑着望着抬着丫鬟的两个喽啰,两人顿时会意,扔了翠娥转身便跑,侥幸活得一命。那武将又望向娄三,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娄三早就吓得表情麻木目光呆滞,脑袋嗡的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

    娄三见过狠人,也见过嚣张跋扈的人,可这样嚣张凶狠的人哪里见过,见武将走来,耳鸣声才渐渐消失,他吓得跪在地上,颤声哀求道:“大大大……大人,这两个女人给你了,我不要了,我不敢要了。但是大人,小的需与家主交代,还望你……你……你能告诉我大名。”

    “鬼将,张孝武。”那将军不慌不忙走上前去,却一刀砍去。

    白光一闪,娄三尿了裤子,又觉得脑袋一冷,以为自己脑袋也废了,顿时吓得哇呀一声坐在地上。叫了许久,才发现自己没死,这才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幸好还在头还在,再摸摸头顶,原来脑袋上的发髻和头巾被削掉了,整个人仿佛靺鞨黑箭士的尻首发型。--------《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