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五章 重生
    --------《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颜白输了,输得干干净净。没有过多停留,他离开了这里。

    “莫……莫道友,我等可否留在这里取一块冰晶石?” 有人怕莫无念会和颜白一样把他们赶走,试探性问道。

    “可以。”莫无念淡淡回他们两字,他是需要冰晶石,但不需要太多,两、三块足矣。

    众人听他言罢,脸上露出笑意,向他恭敬行了一礼。

    说起来,这是一个众人都乐得见的的场景,除了一个人——弦月。

    颜白输了,好似比她输了还要难受,原本娇艳的容颜上面满是戾气,显得狰狞。

    再如果,一个人的眼光能杀人……那么她眼眸里闪着满是恨意的光,已够莫无念死上好几回了!

    但可惜,这显然是不可能成立的事,他就站在她对面,离她不过几十步的距离,他淡然的模样她也看得真切,那股恨意也越发浓烈。

    突然,她又生出一种无力感……几十步的距离,却像是隔着一片海那样远,她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

    颜白尚不能拿他怎么样!

    她呢?她又能拿他怎么样?蜉蝣尚且撼树,萤火也敢与皓月争辉……自己除了这幅还算说得过去的皮囊,她还有什么?

    父亲已越发和她疏远陌生,她无家可归了。她觉得她这一辈子毁了,毁在一纸婚约,毁在莫无念的淡然。

    她无力抽泣起来,没有一丝声响,但哭得比昔年间受到父亲最严苛的骂还要难受。

    众人的视线都重新落回了河里面,她就像一朵路边快要枯萎的美丽花朵,需要人去呵护,但又毫不起眼、无人注意。

    “皮囊……我要它有什么用……”她哭得梨花带雨,像起昔年父亲对她的好,哭得越发伤心。

    “皮囊……”她喃喃自语着,嘴中反复念叨这个词。

    就像是落入水中的人极力抓住了一根腐朽的圆木,哪怕它快要腐朽最终还是会沉下去,但哪怕它还漂浮着,能让人多活上片刻,人也会奋力抓住它……

    而她现在她就抓住了这样的一根圆木。

    她眼睛里的泪渐渐干涸,其中所透出的眼神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变得可怕和内敛。

    恨上一个人很简单,但要把这恨意无限放大也很简单,在无限的恨意里……人便会重生,但也可能是毁灭,永远的毁灭。

    所以她在恨意中重生了。

    而恨得理由也很简单……

    她觉得父亲不再把她当做唯一,一切的根源莫无念造成的,她要让他万劫不复,比死还难受!为此,她可以付出一切。

    但她又是否知晓,她呢……只是他父亲的众多之一,并且是最不重视,可有可无的那一个。

    这些……她或许知道,或许也不知道,但也许对她来讲,人活着总该是要有目标的,这个目标可以是把一个不相干的人以着一个不相干的理由恨上一生一世!

    再也许大千世界,万物生灵活着也是如此。

    ……

    所有人盯着河里面,哪怕眼睛盯得发麻和干涩,都不肯移开。但只有一个人最不在意,便是慕容修。

    就像是来此地看风景的一样,她目光漫无目的在此处游走着,在看到弦月的时候,她目光停了下来。

    她看透了人情世故,也最了解人性,看到弦月眼中闪出灰色死寂的色彩,她知道那代表什么,那是极致的恨意。

    又看弦月所看的方向是莫无念,慕容修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清冷道:“我现在越发觉得你跟我讲的那些是客套话了,此次事毕,我们就此分道扬镳的好。”。

    联想起之前吴沐看莫无念的眼神,她显然也是想到了别处,觉得他真的是个朝三暮四之人,到处拈花惹草。

    随即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她的心一向都是贪在修道上的,怎么会没来由想这些无意义的事。

    “我没有说过客套话,你真的很像她。”莫无念不明白,她这么会无理由说这么一句。

    “那个女子作何解释,她看你的眼神不会有错。”

    “她吗?”

    顺着她的眼神,他向弦月看了去。

    弦月也正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就,此对接在一起,在她的眼中,他看到的是一片死寂的灰,他看得出来,她对他的恨更大了。

    但他至今也想不明白,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她是为什么恨上自己的——是那一纸婚约?或许有关系,但这太牵强了。

    想着,他便把和弦月的事都告诉了慕容修。

    慕容修听罢,却是若有所思,接着又问了莫无念和弦月皆在引灵境对战时的一些细节,细到他们的每一句对话。

    莫无念虽然不喜欢动脑,但只要想想,还是都想的起来。

    “这丫头……有恋父情结?”最终,绕是以她清冷的性子,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怪异,得出一个看似异想天开,最不可能的答案。

    她在脑中推演出了数种弦月会恨上莫无念的可能,但也只有这一条符合弦月现今所有的表现。

    “或许吧。”莫无念淡淡回她一句,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奇怪,慕容修怎么会去推演这些无聊的事情。

    他又觉得必要去费费脑子去想想,但无论他怎样想,他都想不明白。

    慕容修则是想明白这些后,心情比起先前舒畅了许多,至于弦月“恋父情结”的事,她反而不放在心上。

    长河中的河水翻滚的越发厉害,也浑浊了起来,最终呈现出岩浆一般的颜色,并也有了相应的温度。

    无灵之物和有灵之物的区别便是,有灵之物中哪怕是一条最冰冷的蛇也有着属于它的温度,当河水也有属于它的温度,那么相应它也会有属于它的生命。

    众人知道,这条河要开始化形了。

    河水中开始有晶莹剔透、呈菱形的石头浮现了出来,这便是冰晶石。

    但它们很快也会被滚烫的河水给甩出去,所以一开始每个人就是眼睛盯得发麻,也不会把视线移开,也是生怕它们就此溜走。

    “ 啊!”

    但这时,河水中却传来了凄厉的叫声。

    而一个上半身赤裸,头发和眉毛都被滚烫河水侵噬的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师姐!我……我给你拿到了……冰晶石!你看!”他身上满是烫伤,但从沙哑的声音中依稀可辨出,他是狄青莲。

    其实他也大不必用这样最狼狈的方法去取冰晶石,但其它方法他一时也想不到,他更没到问道境可以御空飞行,从河中能轻易捞出冰晶石。

    因此 ,他也只能用这最狼狈的方法。

    接着,他用身上最干净的一块衣物把手中的冰晶石擦干净,把他小心翼翼呈到了她面前。

    他想看看她笑,因为她笑起来很好看。

    ……

    其他人御空飞行从河中陆续取出了冰晶石,把视线重新放回了弦月这边,就连莫无念和慕容修也饶有兴趣看了过来。

    狄青莲手中捧着冰晶石,望着面前的可人儿,内心则是忐忑不安。

    “哦,我知道了。”她拿起冰晶石,冷笑一声,然后把它重新扔回了滚烫的河水中!

    她重新活了过来,自然再不需要这东西!她的心已经冰冷,也不需要谁来对她好,那让她觉得像是施舍!

    这是众人都没有料想到的事,他们觉得狄青莲为她从滚烫的河水中取出冰晶石,这般做服务,可见对他对她是有多么钟情……她就算铁石心肠,也该对他说些什么的好。

    但事实上,她现在就是铁石心肠,思想也是冰冷的。

    众人却也不能安慰狄青莲什么,感情一事,他们替能他做的也只有哀叹一口气。

    之后,开始有人陆续离开此地。

    ……

    弦月已经离开了此处,只有狄青莲木讷的坐在原地,像是失去了所有精气神,许久后,他重新站起眼神中带着坚毅看向河里,一双少年的眸子,依旧黑白分明。

    莫无念也并非不近人情,他知道他在想什么,便替他捞了一块冰晶石放在他面前。

    但狄青莲看也没有看,重新跳到了河里,他要找回弦月师姐丢掉的那块……

    “为那样一个人,我觉得不值。”慕容修看着莫无念说道。

    她觉得换做是她,狄青莲为她做这些,虽不会对他产生任何情愫,但也会对他道一句谢。

    “不身在其中,你不会明白。”莫无念淡淡向她回道。

    “我想试试。”慕容修像是不经思索对他说道。

    “我不想。如果你是她,我可以和你试试。”

    “你的客套话,我不太喜欢听。”

    莫无念眼中带着认真,她对视着他,眼中也带着认真。

    她很少会有感情波动,或者说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没有感情的,但对着他说出“我想试试”,这种感觉很奇妙。

    比她过去两百多年修行所体悟出诸多修行玄妙还要玄妙。--------《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