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回到RT
    --------《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听章鸣半天没说话,野岛知道他的威胁在起作用,又开口道:“想好没有?时间可是生命啊。我能猜到官方已经接到你抓到皮卡尔的消息,正在行动准备转移他,一旦他们介入就不由你做主喽,你可是要为你现在的犹豫不决后悔的。”

    不答应放皮卡尔,章鸣相信海人将疯狂报复他,杀不了他,用杀害他的家人和贺琴、晴岚来打击他的意志,他相信发狂的海人必然采取这些龌龊的手段。昨天不就是绑架了他父母、妹妹威胁他自投罗网吗?

    “如果放了皮卡尔,你拿什么保证不动他们?”章鸣已经动摇了。

    贺琴一直在关注章鸣的说话和神情。虽然她不知道章鸣在和谁对话,但从章鸣的语言和神态分析出对话方是海人间谍无疑,而且在谈判放人的事。见章鸣目光散淡地时而扫视下客厅,意识到客厅有能够通话的设备,走到客厅一看,见胖子身上有部手机,手机上的视频亮着,知道章鸣在用耳功在接听电话。

    听到章鸣后面一句话,贺琴立刻明白手机那端海人在用章鸣的亲人威胁他。长久以来,海人的所作所为她再清楚不过,他们为了保全皮卡尔,什么假话都可以说,能信吗!

    见章鸣说话的语气和神态,贺琴知道这个是书呆子快要被说服了,扯了扯他的袖子:

    “别听他们的。为了达到救出皮卡尔的目的,他们啥都敢瞎说,那是谎言,吓你的。放了这家伙他们就能放过你?放过你的亲人?别做梦啦!”

    贺琴的话猛然点醒章鸣:是啊,自从他们发现自己的异常,先是叶玲,毫不犹豫地想诛杀他;接着是0008,雇了几拨杀手;皮卡尔从青海追到这儿,不仅调来了更高段位的野岛,还抓了父母做人质……他们说天都不会放过自己。一旦放走皮卡尔,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相信海人守信用?等于相信一只狗信誓旦旦地说从此往后不吃屎!

    他们的目的是消灭整个陆地人,现在自己是掣肘他们计划的最大障碍,能放过他?

    真如贺琴说的,别做梦啦!

    想到这里,章鸣毅然绝然道:“野岛,我警告你,有什么招冲我来,用亲人和朋友逼我就范那是白日做梦!如果他们有任何闪失,我加倍奉还!”

    “唉,你呀,”野岛叹了口气,“怎么能听一个女人的话呢?”

    “她只是点醒了我。再给你说一遍,如果对他们有一点伤害,我拿你们所有在陆地上海人做陪葬!”章鸣说完,不再用耳功听野岛的叨唠,跑到阳台拿过一根晾衣杆,把扔在胖子身上的手机挑到地下,然后一杆子一下一下地砸,直至手机被砸成碎片。

    那头,野岛见章鸣铁了心,谈判失败,也怒火攻心,按下按钮,引爆了皮卡尔的手机。手机里的一坨比小指甲盖还小一倍的元件在晾衣杆上端爆出一团白雾,坚实的大理石地板炸飞了一整块儿,露出底下的水泥地。

    章鸣见过这种**的威力,见怪不怪。贺琴吐吐舌头:“这玩意儿也太猛了吧?”

    “海人特制的**,上次叶玲的手机也是这样炸的,当时你进来时炸过了。”

    贺琴说:“看见灰了,也是落一层**。”

    游处长通知转运人的人是当地国安系统的,来人把皮卡尔连同铁笼子抬上车,搭载章鸣、贺琴一块儿去了军用机场,匆匆登机飞往都城。

    路上,章鸣向罗斯报告了活捉皮卡尔的消息。罗斯非常高兴:“我已经跟高将军打了招呼,你抓紧时间来趟svp总部,有事等着你来做呢。”

    赶到rt专项厅,高厅长亲自在大门口迎接。

    几个工作人员把装皮卡尔的笼子抬进电梯。高厅长问章鸣:“这人就是你说的皮卡尔,海人在陆地的高层管理人员?”

    章鸣回答:“不好说是不是高层,接近吧。这家伙变态,子弹打在后胸,弹头贯穿,枪伤那么重依然生命力旺盛。”

    高厅长对身边的游处长说:“一会儿让专家检查下,看看他身体有什么特质,研究研究,也让他为人类做点贡献。”

    说着一行人来到章鸣初到rt时来过的32楼。

    几个月没来,小会议室依旧是原来的布置。高厅长客气地让章鸣坐在自己身边:“这几个月辛苦了。听说你和他们经历几次战斗了,成长不少啊。”

    “成长谈不上,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杀了不少人。”章鸣这次来比第一次适应许多。他记得对一次来是心情紧张,坐在椅子上不知该怎么说话。

    经历确实是最好的教科书啊!

    “一个在校园里专心读书的孩子突然干上我们这行,第一次面对你死我活的敌人确实需要勇气和胆量,不容易啊。怎么样,开始杀人的时候很怕吧?”高厅长问章鸣的时候满脸都是慈祥。

    “还好,基本不是面对面,电话杀的。皮卡尔是第一个面对面的,当时来不及害怕,情况危急。不过扣完扳机,尤其是枪声和枪里冒出硝烟的那一刻,大脑几乎在一瞬间啥都不知道了。”章鸣说话时想起内心当时的震撼,似乎还心有余悸,说话声音竟有些颤抖。

    “慢慢来,我们的战士都是这样过来的。当然对你而言过程可能要痛苦得多,不信你问问小贺,只比你大两三岁,可经历的生死战斗有好几回了吧?”高厅长见贺琴点头,转头又看向章鸣,“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生到站在对敌斗争的第一线突然了点。心理可准备的时间太短了啊。听游处长说国内的九个学生已经被你炸掉六个,加上抓捕的英士悦,共七个,还有两个漏网。再算上小队长叶玲,八个。这次不知道你又给他们造成多少损失?”

    “十五个。”

    “十五个?”游处长吃惊的说。

    章鸣说:“我现在能通过电话大致看到接电话人的轮廓。爆炸过后对方漆黑一片。所以这个数字很准确。而且通过皮卡尔的电话爆炸,他们这次损失的应该是中、下层管理者。我推测0008,就是一个叫李明理的人,是叶玲的头,叶玲是东亚几个组的小队长,那么李明理级别应该至少是副中队长。皮卡尔又是李明理的上级,那么有资格与他联系的人至少是小队长,还有像李明理这样的副中队长。”

    “功劳很大呀!按你的推测,这个皮卡尔应该是亚洲的管理者,你这一炸,把亚洲管理层全报销喽。亚洲这些海人间谍群龙无首看来翻不起大浪啦。不过我听说海人最近突然丢弃了他们的在建厂,恐怕又有大动作。你休息一天,后天去趟阿姆斯特丹,svp急于知道海人下一步想干什么。”高厅长道。

    “听从安排。但我有一个要求。”章鸣说。

    高厅长说:“你现在可以说是人类的英雄,也是人类的希望,别说一个要求,只要合理,十个都不为多。说说,什么要求?”--------《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