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本宫再理韩漠就是狗
    --------《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全班四五十个人的作业本叠在一起真的很重,交完作业本她还要去剪昨天晚上拍摄的片子。

    她实在没有心力和他姜大少爷在这里纠缠下去。

    “姜珺同学,我要去交作业本了。”童烟雨耐着性子道,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

    姜珺大着喉咙,“你要去就去,谁拦着你啊?”

    抱着作业的童烟雨立即转身,顺便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几米远的会议室里传出花思慕中气十足且带着怒气的吼声,“姜珺呢?滚哪里去了?”

    童烟雨想都没想,大声喊道,“姜珺在这……唔”

    哗啦啦作业本散了一地。

    昏暗的楼梯间,安全出口的提示牌亮着绿光,这个楼梯间最近在施工,墙上的瓷砖被敲掉,露出里面坑坑洼洼的水泥面。

    娇小的童烟雨被捂着嘴抵在墙上,双腿姜珺的腿格挡住,双手被禁锢住,身后冷硬粗糙的墙让童烟雨感觉背后的皮肤都要被摩擦出血。

    偏偏童烟雨一声痛也不喊,只瞪着一双眼睛,挣扎一下比一下剧烈,倔强得要死。

    “别动,闭嘴。”姜珺好歹是成年男子,体型也是童烟雨的两三倍,童烟雨这细胳膊细腿的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手下的人儿挣扎地愈加剧烈,从指缝间挤出破碎的呜呜声。

    姜珺手更用力捂住,低声威胁道,“童烟雨,我警告你不要大喊大叫,如果花思慕被叫过来我铁定饶不了你。”

    回答他的是童烟雨更加剧烈的挣扎。

    童烟雨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这种感觉,昏暗的灯光,粗糙的水泥墙,被禁锢的双腿双脚。

    无力感,恐惧感,铺天盖地。

    呼吸逐渐艰难,心脏艰难地跳动着,呼吸声心跳声在耳边轰鸣,眼前姜珺成为几个重影。

    这场景和几年前的巷口重叠在一起。

    当初的绝望感又重新席卷了她。

    那一场噩梦,那个日夜折磨她的心魔,在一瞬间都被召唤了出来。

    她除了拼命挣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做,饶是如此,她眼睛干干,没有一滴泪。

    “姑奶奶,算我求你了,你别叫了,我要是被花思慕发现了就惨了,还不知道怎么折磨我呢。”姜珺怂了。

    “我们说好,你不叫,我就松开你,然后你安静地走,别告诉花思慕我在这里。”

    姜珺试探性地卸了手上的力道。

    “啊——”

    姜珺,“……”

    他重新捂住童烟雨的嘴,他没辙了,这个小蘑菇头看起来这么瘦弱,叫起来怎么这么响,现在好像疯了,他的话也听不进去。

    姜珺焦虑地想要摆脱手下这个毫无感情的尖叫机器,自己先溜才是上策

    倏然。

    颈后的衣服被粗暴地扯住,连带着他这个人被扯开,姜珺狠狠摔倒在地上。

    “小童童?”花思慕看清被姜珺按住的人,惊讶道。

    童烟雨急促地喘着气,手紧紧捏着胸口的衣服,每一次呼吸都无比艰难,手忍不住颤抖。

    听到花思慕的声音,童烟雨抬起头,想说一声自己没事,发现话根本说不出来。

    头靠在墙上,身子顺着墙软软地往下滑,眩晕感让她忍不住干呕。

    花思慕连忙上前撑住她,让她靠着自己身上,一手摸她的脉搏。

    童烟雨脸色很差,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滚下,靠近脸一圈的短发都已经湿透。

    “喂,蘑菇头你别碰瓷啊,我可没对你干什么。”姜珺见状被吓住了。

    他真的没干什么,只捂住她的嘴巴,又没捂她的鼻子。

    除此之外,打也没打,骂也没骂,至于摆一张死人脸出来吗。

    花思慕冷着脸,厉声呵道,“你给我闭嘴!”

    说着快速准确地判断童烟雨的症状,点了她的几个穴位,抽出随身携带的银针为童烟雨施针。

    半刻。

    几针下去之后,童烟雨喘得上来气,呼吸也逐渐平稳,“谢谢思慕,我感觉好多了。”

    “害,和我说什么谢谢。”花思慕把针放回针袋,缠回腰上,骤然语气变冷,“说吧,怎么回事?”

    “我没干什么……”

    “没事,小慕我先去交作业。”童烟雨打断姜珺的话,淡淡地说。

    本人不想说,花思慕也不好强求,“那你先去,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童烟雨冲花思慕感激地笑笑,走了出去,没有看一旁的姜珺。

    没有发怒,没有指责,没有追究,什么也没有。

    让姜珺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滋味。

    呆呆愣在原地的姜珺左脸一疼。

    花思慕掐着他的脸,眼神锐利,拉着脸,“让你去打个电话,没让你欺负小姑娘,以后离她远点,下次再被我发现你靠近她一米之内,格杀勿论。”

    花思慕警告完松开手往楼梯间外走去。

    姜珺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颊跟在后头,委屈解释,“我真没欺负她。我除了捂她的嘴,就没干什么。”

    “我让她不要喊了,我就松开她,她一直叫我也没办法,我又不知道她会这样,她也没跟我说。”

    “谁让你这么可怕……”

    姜珺一个人嘀嘀咕咕。

    “还有完没完?”花思慕磨牙。

    姜珺瞬间安静如鸡。

    “我知道,否则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活着走出楼梯间?我不把你碎尸万段已经是我的仁慈。”花思慕浑身散发着‘本宫真是明察秋毫,尔等小民还不跪下谢恩’的气息。

    鬼妖娘娘的医术已经到达出神入化的境界,更何况她是妖,有常人无法比拟的敏锐度。

    童烟雨的脉相和正常人无异,至于为什么会出现气喘、手抖、心律不齐的症状,多半是心病。

    她不愿意说就随她,有时候遗忘也是一种疗伤方式,不见得非要把结疤的伤口撕开。

    姜珺,“……”

    好可怕。

    走出楼梯间,童烟雨蹲在地上捡作业本,看着跟没事人一样,只是嘴唇依旧苍白。

    “还不快去一起帮忙捡?!”花思慕瞥向姜珺,虚虚踹了他一脚。

    姜珺小跑上前一起蹲下捡作业本。

    花思慕掏出手机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后,放在耳边,过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放下,看不出怒意,甚至脸上有一丝诡异的微笑。

    很好,韩弟不接我电话。

    就在刚才,她看了整整五集动画片来冷静,为了验证效果,她成功地把笔立在桌上。

    这说明她不气了,她都不气了,想着作为大哥吃亏就吃亏些,主动打个电话打破吵架的寒冰。

    向来万人之上的鬼妖娘娘什么时候做过这么折损身段的事情?重点是对方居然不领情?!好样的,很好,很不错……

    本宫再理韩漠就是狗。

    鬼妖娘娘狂立flag。--------《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