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去江南
    --------《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大厅安静无比,连一根绣花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到,望着许久不吱声的谢氏,顾廷菲大概明白了,谢氏并不是真心陪同她一起去公主府。

    周维在京城遇刺的事,她还得去齐国公府问问方如烟,没时间为了吴悠悠的事,跟她们兜圈子。紧接着顾廷菲勾唇浅笑“祖母既然愿意陪廷菲一起去,等廷菲回府,便陪祖母一起去公主府。现在廷菲还有事,先出府一趟,不奉陪了,告辞。”望着顾廷菲离开的背影,程姝咬紧银牙,该死的顾廷菲,谁给她的胆子,这般漠视她们娘俩,丝毫不把她们放在眼里。

    小谢氏轻蔑的看了一眼吴悠悠,这可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当初成国公已经告诉她李平的癖好,偏偏她们娘俩不肯悔婚,如今好了,那是自作自受,当着谢氏的面,她只能呵呵一笑。

    “站住,廷菲,悠悠今日难得回门,你出去做什么?有什么要紧的事,非得今日,等明日不成。”眼尖顾廷菲要离开,谢氏急忙开口叫住她,顾廷菲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根本就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平素福安郡主为了照顾程勋,对她颇为宽厚,没想到她不知道感恩,反而越发增长她嚣张的气焰。

    谢氏甚至在心底想着,莫不是有平昭公主撑腰,她猖狂什么。等什么时候平昭公主落难了,看顾廷菲如何猖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顾廷菲能一辈子依靠平昭公主。

    顾廷菲停下脚步,没转身,轻声道“祖母,我已经答应陪你一同去公主府,现在我有事出府,等回来也不迟。再者,此事不适宜闹大,表妹既然已经嫁到承恩伯府,那势必要劝和这门亲事。莫不是,祖母想让表妹成婚三日,就被婆家休弃吗?”

    “你,你,你胡说什么,什么休弃不休弃,呸呸呸,行了,你赶紧走吧!”谢氏听着顾廷菲一张嘴说出来的话,心里堵得难受。顾廷菲微挑眉梢,让她走,自然更好了,没工夫陪她们闲聊。

    一直没出声的吴悠悠,突然抬起手擦拭脸颊上的眼泪,笑道“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不劳烦祖母和表嫂了。婆母对我非常好,回头让她好好教训夫君便是。对了,婆母给我精心准备了不少礼物送给祖母和二舅母,母亲,您陪我一同去看看。”从她笑盈盈的脸蛋上,瞧不出刚才的不满。

    顾廷菲闻言一怔,勾起唇角加快离开的步伐,这是吴悠悠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不是吗?当初明知道李平的癖好,还毅然决然的决定嫁过去,为的不就是贪图承恩伯府的权势,对她来说,根本就用不着平昭公主登门,她无非就希望有人替她撑腰,让承恩伯府增添畏惧罢了。

    谢氏和小谢氏对视一眼,这么快就变了性子。等到了院子里,程姝心疼的搂着吴悠悠入怀,道“傻孩子,你在大厅为什么要倔强?大不了就等顾廷菲回府,让你祖母陪她去一趟公主府,有公主出面,少不了让承恩伯府的然对你刮目相看。”平素瞧着吴悠悠脑袋灵光,怎么今日就糊涂了。

    吴悠悠神情严肃道“母亲,您别天真了,表嫂话里的意思,难道您没听懂?分明就不愿意让公主替我出面,还说皇后在公主府上,无非就是为了打消我们去找公主的念头。我敢保证,就算表嫂和祖母去了,也是碰一鼻子灰回来。好了,不提这些了,母亲,这三日我很想您,还有父亲。”出嫁的女儿最为思念家里的亲人,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了断这些念想。

    程姝迟疑道“你真的不要公主帮忙了,那你在承恩伯府能应付的来吗?还有女婿他真的好男风?三日有没有在你的院子歇息,你快些告诉母亲。”拉着吴悠悠坐下来,母女两人说着贴己话。顾廷菲算是齐国公府的常客了,齐国公和老夫人对顾廷菲和方如烟的亲密交往,乐见其成。

    方如烟出身江南,在京城能结交顾廷菲这个好姐妹,对齐国公府大有益处。外加这一次齐豫和程子墨一同陪伴周维去江南,足见皇帝对两人的重视,从江南回来,免不了要升职。齐国公和老夫人对于外面传言周维遇刺一事,倒是没想太多,皇帝身边高手如林,又有锦衣卫保护,就算遇刺了,也不会受伤。

    他们俩老人家心倒是宽厚的很,偏偏方如烟不是,一见到顾廷菲来了,方如烟眼眶湿润的掉下了眼泪。顾廷菲下意识的掏出衣袖里的丝帕,抬手给她擦拭眼泪,心疼道“好了,好了,方姐姐,不哭了,不哭了。”在外人面前一直佯装镇定,也需要她这么做,才能镇得住齐国公府的下人们。

    如今见到顾廷菲来了,倍感亲切,眼泪不自觉的就哗哗往下流淌。顾廷菲无奈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姐姐,别哭了,眼睛不好,姐姐,别哭了。”她都没哭,方如烟哭什么?再说,周维遇刺,也没传出消息有人受伤,不是吗?等方如烟平静下来,哭红了双眼,像小兔子一般。

    随后低头道“不好意思,廷菲,让你看笑话了。”“姐姐,这是哪里话,我们是姐妹,都是自己人,不需要见外。今日我来找姐姐,是想问问姐姐是否有齐大人的消息?”或者说齐豫有没有写信给方如烟,程子墨是指望不上了,顾廷菲对他没抱希望,能写信给她报平安。

    方如烟微微愣怔,半寸长的指甲掐着手掌心,摇摇头,没有,要是有的话,她就不需要这么担心受怕了。恐怕得过些日子吧!顾廷菲和方如烟说了些许知心话,便准备离开了。

    方如烟不舍的拉着她的手臂,“廷菲,要不然今晚你就别回去了,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这一次齐豫离开了,她才算彻底知道,其实她心底很担心齐豫,齐豫是她的夫君,后半辈子陪伴她的人,从前齐豫冷落她的过往便不去计较了,往后余生长着呢,过好往后的日子便是了。

    人要往前走,但此刻方如烟迫切希望顾廷菲能留下来。顾廷菲望着她恳求的眼神,噗嗤一声笑出来,若是被齐豫知道了,方如烟让她留下来过夜,不知道该怎么想?看了一眼天色,现在还早着呢,就再陪方如烟说会话,姐妹俩弹了大半个时辰的琴,顾廷菲才最终离开齐国公府。

    周维遇刺了,也不知道皇后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她正怀着身孕,刚被周明悦冲撞了,昏倒过去,太医让她好生休养,别再受刺激了。当下顾廷菲便开口让车夫掉头去平昭公主府,春巧搀扶着顾廷菲下了马车,不经意的提醒道“少夫人,你小心身子,别伤着腹中的孩子。”

    孩子两个字说的很小声,顾廷菲还没告诉成国公府的人,她有身孕了,想来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春珠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春巧千般好,万般好,就是管不住她的嘴巴,这让人颇为头疼,换做平日也就罢了,在平昭公主府门口她也这般口无遮拦。

    春巧下意识的低着头认错“对不起,少夫人、春珠,下次我一定不胡说了,一定长记性。少夫人,我们还是快些进去吧!”顾廷菲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呀,真的长长记性了,下次再敢胡说,给我惹事了,不要以为我是泥人,回头将你从我身边赶走,可别后悔。”怎么就光长身体,不长脑子。

    春巧呆呆的站在原地,双手绞着手中的帕子,紧张的望着顾廷菲离开的背影,难道她真的要被赶走?“行了,别杵着了,赶紧跟上,少夫人的话你可得记住了,下次关好自己的嘴巴!”春珠偏袒看了一眼春巧,没人能帮的了春巧,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才会长记性。

    平昭公主望着刚睡过去的李天舞,对着门外的顾廷菲作出嘘的姿势,顾廷菲会意的站在门口,随后往院子走去。没一会,平昭公主便小心翼翼从屋里退出来,关上门,走到顾廷菲跟前,搀着她去了屋里。

    平昭公主笑盈盈的打量顾廷菲,今日的气色不错,热情的招待她,随后经嬷嬷提醒,公主才知晓,今日是吴悠悠回门的日子,于是便问道“廷菲,你怎么来了?吴悠悠回门你不在,怕是不好吧!”

    “义母,别提了,我是出来躲难的,你就可怜可怜我,收留我吧!别赶我离开!”顾廷菲双手合十的对着平昭公主祈求,紧接着将吴悠悠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平昭公主。平昭公主闻言,气的拍着桌子,厉声道“可恶至极,还想让本宫去当说客,门都没有!哼,自己决定的事,那就自己承担后果,本宫闲得慌才会去当说客,承恩伯府的那些事,你也别跟着搀和。若是下次她们在让你出面,你就说本宫不允许,看谁还能难为你。你呀,就应该这样,别委屈自己,若是皇兄在世,定然不会愿意看到你委曲求全。廷菲,可惜你如今的身份不能让你。。。。。。”

    让她成为黎国最尊贵的大公主,受万人敬仰,还要靠着她才能镇压的住成国公府那群人。顾廷菲展颜一笑“义母,别说了,我都知道,有义母替我撑腰,谁敢欺负了我!义母,活了小半辈子,我算是知道了,不能一味的忍让,会让人得寸进尺,有一便有二,我明白的很。对了,义母,娘娘他现在知不知道圣上在江南遇刺的事?”

    一提到这个,平昭公主浑身一震,叹口气“起先不知道,后来我没在意,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告诉她了,从昨晚到现在一口都没吃下,你说说这样下去还如何得了?尤其她腹中还有孩子,要是一个人也就罢了。我已经派人去江南打探消息了,圣上身边有高手保护,就算遇刺,我估摸着应该没受伤,只是接下来怕是京城不安定了,我给他送信了,让他早些从江南回来,还是在京城里平安。”天子在外,难免有心人对他动手。

    平昭公主一直都担心这样的事,最近朝堂之上霍家和太后非常不安分,在六部都安chā tā们的亲信,平昭公主一介女流之辈,就算知晓,又能如何?女子不得干政,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周奇还在京城,他们势必不敢胡来。

    李东阳虽然身为丞相,门生遍布黎国,可惜他如今年岁大了,很多是都力不从心,平昭公主也不愿意为难他,也只能独自想着法子,希望周维一行人能尽快从江南回京城来,坐镇京城。江南的平乱让其他人去做,也是一样的,为何周维非要亲自去?

    顾廷菲深呼吸一口气,道“义母,其中怕是少不了有内情,要不然我亲自去一趟江南。”

    “你去江南,不行,你一个姑娘家,一路上多有不便,不能去!你现在管着成国公府的中馈,不能去!听义母的话,别想那么多,圣上和程子墨不会有事,不要胡思乱想。”平昭公主闻言,下意识反对,开什么玩笑,周维在江南遇刺,已经够让她焦急的了。

    现如今顾廷菲再去,那岂不是更加让她担忧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离开,平昭公主紧紧握着顾廷菲的手,不肯答应。要是春巧和春珠两人在,听到她这话,怕是要瞪大眼睛,顾廷菲有身孕了,还敢去江南,一路上多有颠簸,是不想要腹中的孩子了吗?

    “义母,我真的担心圣上,在京城我一夜都睡不着觉,义母,您就答应了,让我去江南一趟,好不好?成国公府的中馈可以交给二婶,或者其他人,我根本就不在意,姑母,您就答应我,好不好?”顾廷菲将脑袋埋在平昭公主怀里,低声哭泣道。

    在京城,平昭公主和周奇是她最亲近的亲人,当然还有顾廷枫,可惜他如今不在京城,只能通过书信得知他的消息。

    。

    --------《天天小说网dayxs.com 》----------
为您推荐